云南网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旅游频道 >> 文旅头条 >> 正文
云南赛车手罗涛的“数字密码”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6日 22:12:28  来源: 云南网
分享至:

  云南网讯(记者 刘珈彤)2018年10月30日,泛珠超级赛车节2018赛季云南赛车手罗涛被评为全年超车上位最强,他在“速度英雄600CC&1000CC”春季赛第二回合比赛中,从第40位起步,最终跑到全场比赛排名第22位,上升了18位;而在“2018速度英雄.年度积分-600cc组”成绩中,他赫然排名年度第四。

  ZIC超级摩托车赛自2017年6月升级为FIM国际性赛事,在2018年更名为“速度英雄SPEED HERO”,这是代表着国内摩托车赛最高水平的赛事,历来受到国内外摩托车高手的追捧。

  41%

  罗涛在今年泛珠春季赛第一回合因为发动机故障退赛,经过紧张抢修后第二回合被罚倒数第一起步,却连超18辆车,被观赛者惊呼“变态!过瘾!”

  初识罗涛,他看上去沉稳、低调,让我们有些诧异,这个进入赛车圈短短三年多就做到云南摩托公路赛速度最快的赛车手,与固有印象中那些桀骜不逊的赛车手判若两人。没有纹身、没有奇装异服、没有乖张的语调,他礼貌地邀约我们共享咖啡时光,显得极为绅士。

  闲谈间,他接了一位同事的电话,用着外人根本听不懂的专业术语交流网络工程的工作细节。

  这似乎是罗涛身上的两种冲突,美国双认证网络工程师的文质彬彬,以及赛车手身上的狂放不羁。然而,在他看来,两种身份都有一个共性:努力做到最好。

  罗涛的微信名字叫做41%,这个数字让云旅君有些不解。罗涛解释说,通常情况下,满分是100分,及格是60分,但我永远不想给自己60分,希望时刻勉励自己去努力完善41%。罗涛说:“我不想和任何人比较,我只想干掉过去的自己,去做最快的自己。夏季赛搞定春季的我,秋季赛搞定了夏季的我,秋季赛虽然只比夏季赛快了0.05秒,但看到自己还在进步,没触碰到自己的天花板,就必须咬牙坚持。”

  “一行通则行行通,无论是学习美国最顶级的网络工程知识,还是加入全国最顶级的车队‘天仕川崎’、努力做更快的车手,都是在要求和提升自己。”

  29岁

  “疯子!你疯了!全世界人民都疯了!”是罗涛父亲在观看他在珠海赛场练习后发出的感叹。

  “你想想看嘛,人家开汽车是铁包肉,你骑摩托车是肉包铁啊!”这是罗涛朋友的劝告。

  四年以前,罗涛很多东西貌似都有了,有了自己的公司、有了自己的家庭,一切看起来那么按部就班,然而,常年废寝忘食、高强度的工作却让他的身体严重亚健康,每天在公司一到下午就会头晕,甚至随时感到会猝死。29岁生日,罗涛送了自己一辆摩托车,他心里想,这或许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尽管目前他把摩托公路赛车这一爱好玩到了云南领军,而且也没有耽搁IT事业的发展,但身边还是有不少挚友亲朋源于关心表示出对他生活方式的不理解。

  对此,他常略带自嘲意味的去回应:“总要把青春存起来交换一些东西。反正我是玩电脑的,受伤了,只要手指还能动就行。”

  他最初去专业赛场观赛的记忆依旧清晰:“刚接触摩托车,我就去珠海赛车场观看云南车手蒋欧比赛。当时中国年龄最大的赛车手吴忠圣还在参加如此高危的比赛。那年他66岁,比赛当场摔车还断了锁骨。老爷子是香港人,他不仅赛车,还弹吉他、滑雪、玩速降,丝毫没有服老的迹象。而另外一位香港车手‘鸿仔’手指断了,打了止痛针仍然坚持比赛。他们纯粹为了荣誉而战,这样的斗志我从来没有见过,一时间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像个娘们儿,好像白活了30年。是他们唤醒了我对赛车的热爱、对生活的激情。”

  4.3公里、14个弯只需1分43.381秒

  有了赛车,加入了横扫全国赛场的“天仕川崎”车队,拜入了冠军领队“胡照能”门下,罗涛开始了他的摩托赛车生涯。

  三年多以来,他坚持每个月到珠海的专业赛道上练习一周,雷打不动,即便皮衣摔坏了几套,即便队友们都伤痕累累。他总是感慨老天的眷顾,暂时没有受很重的伤。

  赛场上,有的是职业赛车手年纪不过十几岁,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每天的工作和生活就是赛车;而有的车手曾经是职业运动员,当过兵、当过飞行员,对于这样的训练不在话下;唯独罗涛,他要回归昆明的工作和家庭生活,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一股脑投入到训练中,坦白讲,这个理工男在赛场上看起来身板有些羸弱。

  “那又如何,涛哥的成绩证明了他的用心程度。”云南赛车圈的朋友这样评价。今年他曾创造4.3公里、800米直道极速246km/h,200km/h磨手肘过弯,14个弯只需1分43.381秒的摩托赛车成绩。云南汽摩协会为他颁发了“优秀运动员”奖杯。然而面对一次次突破,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企图心,他说:“我不想跟别人比较,只想比之前的自己做得更好。只要还在进步,我就会坚持下去,直到找到自己的天花板,虽然我也不知道有没有重伤后还爬起来的勇气。”

  令罗涛意想不到的是,骑摩托车四年以来,他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好,他半开玩笑地说:“因为要参加这项极限运动,如果不好好吃饭、不好好睡觉、不好好锻炼的话就会‘si’啊。”

  云南车手在努力

  “近年来,参加摩托车赛事的云南籍赛车手大概6、7个。我们参加的有泛珠超级赛车,这个比赛一年会有3次,是国际性赛事,有意大利、西班牙、日本、美国、澳洲的车手参加;还有CSBK中国超级摩托车锦标赛,它2018年第一次举办,主要是中国摩托车顶级高手的较量;也有泛珠速度英雄3小时耐力赛,这类比赛为团队赛,每个人的行驶时间不超过45分钟,考验车手的耐力和实力。”罗涛提到,2019年1月的耐力赛,云南会有两队人员参加,他会争取捧到云南摩托公路赛近年的第一个奖杯。

  罗涛参加的摩托比赛类别为场地公路赛,这是一种对人及车辆极限要求极高的比赛。符合国际汽联标准建造的赛车场会保证每一位车手的安全,如果翻车会有安全的缓冲区,让车手在极限的状态下失控也可以尽量减少伤亡,能举办这样的大型赛事,赛车场必须配套有专业的医疗、救护团队,他们能第一时间保证车手安全。此外,摩托车赛事有越野赛、公路赛、街道赛等。他的理解是,场地赛是人类与科技融合的极限、越野赛是人与自然的亲近与不妥协、哈雷和复古机车是人与文化的结合,而摩旅则是诗与远方。

  在摩托圈,他会带两类人去体验赛道,一类是能对自己行为负责的车主,他们在赛道能提升驾驶技术,找到新的生活方式;另外一类是喜欢极限驾驶的‘轿子雪山车神’、‘二环哥’、‘翘头哥’等公路车神。“去珠海玩车,在安全的情况下能找到他们的极限,让他们对速度有敬畏之心,也鼓励他们远离公路飙车,在生活中全装备骑行,对自己和家人负责。通过这种极限状态下失控后摔车,能让公路骑士们反思公路骑行中一些不良的习惯和方式,只要在合理的地方去释放这种激情,风险不大反而变得更加有意义。另外,这或许能让他们找到新的生活方式,为云南培养新的赛车手;通过场地赛,还能够知道科技的进步在哪里、速度的极限在哪里,而汽车摩托厂家也可以通过比赛去收集数据。”他寻思着。

  罗涛说: “专注地去赛车,我才能靠近这波职业车手,比如我的偶像摩王‘黄世钊’、我的师父‘胡照能’、我的冠军队友‘马赛’‘袁际博’,向他们学习、吸收他们的能量。坦白讲,一个赛车手的培养是很不容易的,中国的赛车发展非常艰难,我也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支持着中国赛车。”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责编 龚怡丹

  审核 韩怡 赵家琦

责任编辑:龚怡丹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