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网
您当前的位置:云南网 >> 旅游频道 >> 行业资讯 >> 正文
来北京旅游,这些您可千万提前了解一下!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8日 22:20:22  来源: 云南网
分享至:

  当下,文旅产业成为“幸福产业”。产业链供需关系的和谐与否,直接影响到人民群众生产、生活的幸福感,而互联网作为信息分享最主要的媒介,正高速传播着包括“政、企、人、吃、住、行、娱、购、游、品”等要素在内的文旅数据信息。于是,对信息传播、舆论规律、数据筛选的研究和运用,在引导正确行业价值观、指导产业健康发展上,变得至关重要。

  就爱去“游舆”文旅大数据中心特别开设舆情分析师专栏——“游舆文旅参考”,重点研究近期网络出现的重要及热门文旅数据信息,旨在通过系统数据分析,帮助读者把控全国重点文旅舆情,并深入了解其中的因果关系。欢迎各界人士热忱参与,共同探讨解决方案。

  1.内蒙古大学生北京旅游遭遇黑车 西站到北京站千元车费

▲闽南网页面截图

  近段时期,涉及北京文旅的负面新闻《内蒙古大学生北京旅游遭遇黑车 西站到北京站千元车费》热度比较高,相关舆情达到249条。本文的首发媒体是北京青年报、东方网、陕西网、人民网、北方网等媒体对此文进行了传播。

  车站地区因人员流动性大、人员构成复杂,存在潜在风险。游客出行过程中,常因一时着急、贪图便宜而忽略了这些风险,造成财物损失,甚至人身安全损害。

  在舆情分析师看来,“”黑车宰客“”现象是全国各大车站普遍存在的问题。尤其对赶火车的旅客来说,害怕赶不上火车引发的焦虑会导致其判断力下降。

  报道提到,三辆摩托车突然在一座桥旁停下,驾车男子以赶时间需要闯红灯、逆行为由,掏出手机点开付款码,提出每人加价350元。小李(当事大学生化名)注意到,停车的路边没有人,且乘车时间已临近,由于自己没有足够数量的钱,于是提出支付900元。

  小李选择妥协很重要的原因是路边没有人,且乘车时间已临近。路边没有人意味着如果不顺从对方的要求可能会面临更进一步的伤害。此外,不顺从对方的要求哪怕没有被对方伤害,火车延误也是必须承担的后果。所以当事人选择了妥协。好在最后这三名学生中的其中一人将此事告诉了自己的母亲,其母选择了投诉维权。值得注意的是,下火车后,小李怕父母担心,并未跟父母提起此事,很多旅游过程中的侵权行为往往不会给游客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产生的损失往往在游客的承受范围之内,有时候甚至会觉得维权是一件麻烦的事:“认为自己金钱受到损失已经很倒霉了,何必再浪费时间在维权上,如果没有结果,损失岂不是翻倍。”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下,一些游客会放弃维权,这就给不法份子留下了生存的空间和喘息的机会。

  一群外国游客9月份在北京也遭遇了“黑车”问题。

  北京日报10月1日报道《黑车黑店“打游击”难逃火眼金睛》提及,金秋时节,北京成为海内外大量游客的首选目的地。在昌平南口镇一家旅游饭店的停车场内,七八辆黄牌的“京B”旅游客车停了一溜,执法人员警惕地发现,一辆“京E”牌的中巴车混迹其中。“这种出现在饭店的中巴车,很可能就是旅游黑车!”经验丰富的执法人员很快做出判断。不过,细看车内,空空如也,乘客和司机很可能正在吃饭。执法人员很快做出一个决定,“等”,力争“瓮中捉鳖”。静候了一个多小时,司机或许是发现了一些异常,并未直接带游客上车,而是绕到路边打电话招呼他们“转移”。机智的执法人员于是尾随着上不了车的游客顺藤摸瓜,最终在下午一点半将司机与导游在路边“一举擒获”。

  令执法人员意想不到的是,这辆旅游黑车竟然拉的是一车外国游客。抱着对中国悠久历史文化的向往,来自英国的6名游客慕名来到北京,9月30日下午打算到居庸关长城游玩。其中一名英国游客告诉记者,自己是在伦敦报的旅行团,花费了3000英镑,共19天行程,其中包括北京的3天行程。但令人沮丧的是,花了这么多钱,旅行社竟然给他们安排的是一辆黑车。

  随即,执法人员现场对司机以及导游作了询问笔录,将对旅行社和汽车营运公司依法从重作出高限处罚。本文相关舆情达62条。

  按照今日汇率,3000英镑折合人民币为27293.7元。虽然行程天数为19天,但按照这个价格该名英国游客参加的显然不是一个低价团。在国内参加正价团但却享受低价团待遇的现象屡屡发生。你虽然交的钱多,最多酒店让你住好一点。至于交通工具,不好意思,就你交的那点钱派专车是不可能的,你只好跟那些低价团游客挤一挤。

  至于行程,怎么可能为了你一个人修改行程,该去的购物店还得去!高昂的参团费,对应的应该是优质的服务和良好的旅行体验,相应的利润空间就会少一些,而且这部分客人的基数远远没有参加低价团的游客多。

  相比低价游黑色利益链带来的暴利,花大力气做服务做品质的业者获得利润和付出不成正比,从业者在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状态下自然不会选择提供优质服务,做正价旅游产品。北京青年报的报道提到,执法人员将对旅行社和汽车营运公司依法从重作出高限处罚,但这里的从重不知道有多重?

  从监管的角度来看,监管暂不能做到完全覆盖。不能做到完全覆盖就难免有漏网之鱼。就算被逮个正着,遭到顶格处罚,如果仅仅是交点罚款吊销执照,那么起到的震慑效果就有限。“罚酒三杯”式的惩戒过后,犯规者必然是喝完再来。

  2.非法“一日游”和“六黑”乱象

  北京青年报9月20日《北京旅游委:将严查非法“一日游”中“六黑”乱象》 的报道相关舆情达80条。记者从北京市旅游委非法“一日游”市场秩序整治新闻通气会上获悉,北京将严厉打击非法“一日游”“六黑”乱象,一经查实违法违规者,将依法给予从重高限叠加处罚。

  所谓“六黑”乱象是指,北京非法“一日游”利益链条中涉及的黑票提、黑导、黑社、黑车、黑店、黑网。简言之,街头非法揽客人员即“黑票提”,发布虚假旅游信息的不法网站即“黑网”,从事非法“一日游”的旅行社或无旅行社经营资质的机构或个人即“黑社”,“黑社”雇用的无导游证或违规执业的导游即“黑导”,其使用的无旅游客运资质的车辆或为非法“一日游”提供客运服务的有旅游客运资质的车辆即“黑车”,最终他们将游客带入的指定旅游购物店即“黑店”。

  北京市旅游委透露,这些“黑店”大多为玉器店,常常与旅游团就餐的餐饮店连为一体,在旅游团午餐前后专门安排充裕的时间让游客购物,在“黑导”的配合下,这些“黑店”会对商品进行虚假宣传和诱导推销,并利用游客的同情心隐性强迫或诱骗游客购物消费,根据旅游团游客的购物金额,“黑店”会向“黑社”和“黑导”支付商业回扣。

  据北京市旅游委巡视员周卫民介绍,近期北京市多部门联合启动了严打非法“一日游”专项行动,采用行政处罚与入刑定罪相结合的手段措施,重点严厉打击非法“一日游”中的“六黑”乱象,同时,深挖严惩“六黑”乱象幕后的团伙组织者,铲除“六黑”乱象源头。据悉,专项行动启动以来,全市共查扣“黑车”248台,查处旅游客运业务违章158起,关闭购物“黑店”和演艺场所29家,查处“黑社”13家(其中,吊销旅行社业务经营许可证1家)、“黑导”27人。全市受理“一日游”投诉39件,同比下降63%。

  非法“一日游”之所以屡禁不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市场上的正规“一日游”产品稀少。外地游客进京旅游希望体验价格低廉的旅游产品,但正规旅行社“一日游”产品成本较高,又被非法“一日游”冲淡了市场,因而供给不足。此外,旅游公交车线路不多,不能满足游客需求。 

  针对上述问题,北京市旅游委透露,未来将通过政府补贴的方式增加正规“一日游”供给,挤压非法“一日游”生存空间,为进京游客提供更多选择。同时,市旅游委建议有关部门加大开发旅游公交线路的力度,让公交车开进各景区,以打击“黑车”,方便进京游客自由行。

  而根据新华社9月26日的报道,2017年至今,北京市旅游委会同相关部门立案调查123家旅行社,查处违规运营车辆1251台,查扣非法“一日游”小广告300多万张,查处“黑导游”65人,处理非法经营商店58家,侦破涉旅刑事案件14起,刑事拘留58人。与此同时,北京还全面启用电子行程单信息化监管手段,实现旅游团队全过程动态化监管。经过持续治理,2016年、2017年到2018年上半年,北京市非法“一日游”投诉量分别为1612件、897件、195件,实现持续明显下降。北京市旅游委负责人表示,尽管非法“一日游”治理成效显著,但还没有形成“一处违法,处处受限”的监管体系,违法成本普遍偏低。下一步,北京市将围绕虚假网上信息、非法“一日游”揽客、强迫购物等问题,重拳出击斩断非法利益链条。该报道的相关舆情达75条。

  △ 2016年央视《消费主张》栏目就以《 旅游消费 警惕陷阱(一)北京一日游乱象》为题报道过北京一日游乱象

  △ 2018年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栏目再度以《 北京一日游乱象背后》为题进行报道

  2017年至今,北京市旅游委会同相关部门查扣非法“一日游”小广告300多万张,300多万张,这个数据触目惊心。从查扣非法“一日游”小广告小广告的数量可以判断非法“一日游”市场有多巨大。

  △今年7月5日,笔者在故宫外收到的一张“一日游”小广告

  小广告上面写的“长城贵宾专线”原价180元,现价100元/位很是吸引人,这个价格竟然还可以“免费乘坐缆车”。而原价120元的“长城豪华专线”只要50元/位。这背后的猫腻就可想而知了。

  北京警方10月1日发布国庆旅游防范提示:在京旅游时要当心低价揽客、变相购物、开光祈福、“热情引导”四个常见欺诈套路。

  警方提醒,游客要当心非法“一日游”低价揽客情形。通常,不法人员会通过街头主动攀谈、散发名片、小广告、假地图,冒充公交场站工作人员、志愿者“好心”指路,在网上冒充知名旅行社发布虚假一日游信息,或是依托部分快捷酒店、黑旅馆,与某些出租车司机、“网约车”司机恶意串通等方式,以50元至150元不等的超低价格推销一日游产品,声称全程无自费。

  但实际上,无论以何种方式招揽,其本质都是借游览著名景区景点之名,从游客身上牟利。以八达岭长城非法“一日游”为例,游览长城的时间往往被限定在2小时以内,其余时间基本都在玉器店、土特产店购物。而购物店则会安排包装成“富二代”的讲师讲述自己的“奋斗故事”,按照固定话术,从讲玉石基础知识开始,逐步讲述自己孝心行善的故事,大打亲情牌,高价推销产品。

  部分游客搭乘出租车出游时,可能遇到司机声称目的地有外事活动、大型赛事等造成当日不开放、道路封路,转而极力推荐游客前往所谓的“百年一遇”“60年一轮回”的“皇家开光法会”。警方表示,此类情形是圈套,出租车司机会安排游客坐另一辆车前往,目的地的工作人员会哄骗游客消费。

  警方同时提醒,选择自驾出行的游客,如在景区停车场排队时遇到热情好客的人拍车门,声称可以引导快速进入景区、有车位,还能方便住宿的情形需要小心。这些不法人员将不停推销各种“便利服务”,诱使选择他们的服务。

  这篇标题为《北京警方提醒游客:4类旅游欺诈套路要当心》的文章相关舆情达到131条。

  3.八达岭长城地面缆车贵?前门大街、南锣鼓巷、王府井小吃街商业化严重,商品无特色,消费贵?

  此外,从网友反映的问题来看,就算避开了旅游欺诈,自己去玩,似乎也不能获得完美的旅游体验。

  例如,10月27日,微博用户@ChoYik爱吃布朗尼发微博表示:“今儿算是旅程画上了完美的句号吧。不过需要吐槽的是,南面的地面缆车简直就是坑人,来回笼共4分钟要140,简直就是一条发财之道;其次报了北京旅游集散中心的团自由时间太少了,告诫如果时间允许还是自由行吧。”定位地点显示该名游客在北京八达岭长城。

  △八达岭地面缆车 图片来源:八达岭长城官方网站

  微博反映了两个问题,一是北京八达岭长城南面的地面缆车收费问题;二是北京旅游集散中心的旅行团自由时间配置的问题。网友认为缆车收费贵,感觉自己被坑了并质疑如此收费有借缆车敛财之嫌。

  据八达岭长城官方网站信息显示,缆车票价为:双程票140元/人、单程票100元/人 ,1.2米以下儿童免费。南线缆车与北线索道实现车票互相通用,给游客提供更多的游览选择。

  索道,又称吊车、缆车、流笼(缆车又可以指缆索铁路),是交通工具的一种,通常在崎岖的山坡上运载乘客或货物上下山。索道往往被业内人士称为“第二张门票”,成本与定价在很多景区还是一个谜。在《索道定价的隐秘“规则”》一文里,中国索道协会秘书长黄鹏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八达岭长城索道养了上千人。《索道定价的隐秘“规则”》一文显示,人力成本占据了索道运营成本的大头。

  而大家普遍认为要花大钱的后期维护费用却不是很高。奥地利索道制造企业多贝玛亚中国公司总经理助理吴茜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投资方而言,购买设备的投入肯定最大,由于每条索道长短、运量不同,所以不能谈平均成本。索道的后期维护费用不会太高。索道提供方往往会在设备合同签订时承诺,完工后由厂家现场培训景区工作人员,并不需要派驻景区增加额外的人工成本。当然厂家也会派人定期来检修,三年一次大检修是必须的。

  《索道定价的隐秘“规则”》一文提到,除了人员的额外负担,索道和景区门票一样,一方面被用于景区外资源保护、公共基础设施等开支;另一方面被用于地方政府公共管理开支,甚至直接补充财政收支缺口。

  此外,给旅行社或代理门票的OTA销售商高额的回扣也是抬高索道价格的重要原因。香港理工大学酒店及旅游管理学院博士熊华勇近日对记者表示,索道价格过高还有其他催发因素,如某些景区非理性的过度开发引起收支失衡;景区之间互相攀比索道价格就高不就低;物价上涨、员工工薪上升、景区经营成本趋高;景区经营项目单一,缺少综合性服务与多种经营收入等。

  针对索道定价不公开透明的情况,11月1日,长春大学旅游学院工学院院长李晓东表示,“应当建立全覆盖的听证制度,不能单纯由行政单位做决定,任何追加收费都要透明。”尽管实行政府指导价的景区都需要在发改委限定的框架内,通过听证会的流程实施调价,但是对于大景区内部小景点的定价、景区交通、索道等设施的定价,还缺乏公开透明的标准。

  而针对该网友吐槽的第二个问题:北京旅游集散中心的旅行团配置自由时间的问题,在北京旅游集散中心的官网(//www.bjlyjszx.com/)上,可查到每个旅游产品的详细信息,从价格到游览景点时间均说明得较为详细,游客可根据产品信息自主选择。

  此外,网友“旅行在陌路”网帖《去北京旅游尽量不要去这三个地方,游客:我劝朋友不要消费》里针对北京前门大街、南锣鼓巷、王府井小吃街三个地方提出异议,建议游客不要到这三个地方旅游,并提出“不要消费”的建议。

  文章所反映的问题无非是这些地方商业化严重,商品无特色,消费贵。这些问题几乎是所有热门旅游区面临的问题,网友的吐槽也千篇一律。商业化严重究竟是不是件好事?那种路都不通的旅游景点商业化自然不严重,但适合大多数人去么?这里网友说的商业化严重指的应该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商业。

  旅游的前提是有钱有闲,二者缺一不可。有时间没有钱,只能家里蹲或周边转转。有钱没时间,那也不叫旅游,从此地到彼地,不是以休闲为目的的物理空间发生改变,叫做出差。有钱的游客自然成为各路人眼中的“唐僧肉”,这里网友说的商业化严重恐怕是指打到黑车被半路提价,买个商品质价不符,住个客栈价格虚高住完心里老大的不自在,还投诉无门。

  其次,旅游商品无特色。“所以景区的旅游商品都来自义乌”,这句话虽然有些偏激但也符合部分客观事实。什么叫有特色的旅游商品?从价值论的角度来看,独家定制的商品和批量生产的商品在价格上肯定不能同日而语。花十块钱想买到有特色的旅游商品未遂就吐槽某景区的旅游商品无特色,但事实上消费者本身就不打算多花钱,这类吐槽常见却不客观。这个问题的解决需要消费者和商家共同努力。

  第三,消费贵。景区消费比正常消费贵是天经地义的。不然就不叫景区了,如果希望消费便宜,菜市场是不错的选择。但这并不意味着景区的商家可以不明码标价,胡乱宰客,收取天价。

  最后,不得不提一提北京的涉旅企业马蜂窝。

  4.“马蜂窝”数据造假捅了马蜂窝

  近期,“马蜂窝数据造假”话题热度居高不下,引发全国关注。“马蜂窝”,全名为北京蚂蜂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07年11月29日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登记注册。

  关于该话题的报道、发声层出不穷,事件经过持续发酵,已成为全国性热点讨论话题。“马蜂窝数据造假”被作为行业现象被各大媒体讨论,产生巨大影响。

  光明日报、央广网等官方媒体作出评论发声,讨论“数据造假”热点话题。

  该事件发展至此,仍无定论,但背后的“潜规则”却一直在被热议。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旅游方式的变化,人们在外出旅行时越来越依赖于在线旅游平台。从机票酒店预订到行程攻略,从餐厅选取到门票购买,在线旅行平台几乎包揽了整个环节。

  线旅游市场蓬勃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许多问题。对相关从业者而言,也应当正视数据的价值;对于监管平台而言,应该建立健全完善的数据审查机制,对虚假刷量行为加以重罚;对广告主而言,也应当提高自身的鉴别能力,不给造假者可乘之机。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朱巍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这个事件给以UGC为主的平台提了醒,要做到合法合规至少要保证以下几点:第一,非广告类的用户信息,平台不能随便抓取。第二,对于一些质量很好的非本平台信息,若想获取一定要征求发布者的同意,至于原发平台所谓的网民协议约束,在法律上是无效的。第三,爬虫抓取的信息,不要欲盖弥彰地修改内容,去掉水印或者创造出假网民发布,这种行为会导致性质变化,真的上升到诉讼可能无法以技术中立性抗辩。

  近30日内,全网共采集到涉及北京的文旅数据335374条,其中新闻224506条,微博71820条,论坛21177条,其他3905条,海外276条,微信13690条。其中正面信息占比86.9%,负面信息占比7.8%,中立信息占比5.3%。热度较高的正面新闻有《北京发文明确七个生态涵养区 执行21项考评指标》等,相关舆情114条。

舆情分析师:陈大衡、王丹 文

游舆系统 提供大数据支持

责编 赵家琦

责任编辑:赵家琦
新媒体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
新闻爆料热线:0871-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ynwbjzx@163.com
云南网简介 |  服务合作 |  广告报价 |  联系方式 |  中央厨房 |  网站声明
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06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