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独秀花傈僳
2014-12-17 10:07:13   来源:云南网
分享至:

傈僳族源于北方游牧民族古氐羌人后裔。

当古老的傈僳族先民从青海湖南迁到丽江后,大约在16世纪初,因不堪纳西族木氏土司的奴役和战争的威胁,又继续向滇西北怒江等地迁徙,一部分进入缅甸、老挝、泰国等地。

迁徙过程断断续续,漫长而凶险,直至清代迁徙仍在继续。

然而有一支人数较少的傈僳族却没有遵循大部队的意志,他们选择了向东回迁,即从丽江永胜到华坪,来到了雅砻江及金沙江交汇地。丁王村的傈僳族就是这支选择另辟蹊径族群的后裔。

当时发生了什么,会令他们与“大部队”分道扬镳已经不得而知,但庆幸的是,时至今日,这支傈僳族依然保持了浓郁的傈僳族文化,尤其是歌舞方面的造诣更是独具一格。

2000年,丁王村所在的通达傈僳族乡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在多个非遗文化传承人的带领下,丁王村的傈僳族传统文化不但没有在外来文化的冲击下式微,反而跟随时代的发展得到更好的发掘与传承。

是什么样的原因让这个地方如此与众不同呢,这正是记者要去探寻的。

春城晚报 记者 秦明豫 摄影报道

来到丁王村要先喝两杯进门酒

 
在川滇交界处的云南省华坪县生活着一个叫丁王村的傈僳族寨子,由于服饰上的绚烂夺目,外界将他们归为傈僳族的一个分支——花傈僳。
时至今日,丁王村1920人全部是傈僳族,保留了纯正而浓郁的傈僳族风情。很难想象,在川滇结合部的华坪县境内会存在这样一个纯傈僳族寨子。
丁王村的傈僳族来自哪里?他们为什么会远离傈僳族的聚集地——怒江,偏居一隅?他们与怒江的傈僳族又有着怎样的渊源与不同?
深山里的文化传承坊
从华坪县城向西驱车约50公里,就是通达傈僳族乡丁王村(丁姓王姓较多,故名丁王村),这是一个纯傈僳寨子,12个村民小组、1920人全部是傈僳族,由于服饰上的艳丽夺目,他们被称作花傈僳。
刚进村子就听见葫芦笙的优美旋律,身着艳丽服饰的傈僳妹子站在文化传承坊下,手里端着酒杯,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进门要先喝进门酒,这是丁王村的待客之道,要喝两杯,寓意着好事成双。”传承坊的蔡大姐端着两杯白酒,真诚地看着我,让人难以拒绝。怒江的傈僳族也有类似的礼仪,例如同心酒,一男一女脸贴脸共饮一碗酒,还有更为猛烈的3人同饮的“三江并流”。丁王村的“双杯进门酒”虽不及怒江的同心酒来得“暧昧”,但也真正体味到傈僳族酒文化中难以拒绝的气场。
进了门就是贵宾,村前的一块空地适合劳作后的休闲。太阳当顶,照耀着如洗的蓝天,几个帅小伙和靓小妹在空地中央打起了跳,据说这里的打跳有几十种,伴奏的乐器也是怒江傈僳族较少用到的葫芦笙(前者大多用三弦),有表达傈僳族对新生活向往的“老本跳”,有反映傈僳族生产生活的“挖生地”,有赞美智慧勤劳、祈福免灾、驱恶扬善的“亲棚跳”,还有象征爱情、传递友谊的“二门合脚”等。
路旁是一幢两层木质结构的走马转角楼,它的主人是蔡学珍。蔡大姐1980年代曾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文艺调演,把傈僳族民歌《苦歌》、《甜歌》唱到了首都,并获得演出优秀奖,2002年又被云南省文化厅、民政厅授予“中国民间音乐师”。
2007年,蔡大姐把自家的民居改造成了傈僳族文化民间传承坊,一楼是一个展现饮食文化的偌大饭堂,二楼的各个房间展示傈僳族生产生活用具,有麻线纺织机,百年以上的石磨、石杵,另一间房被专门开辟出来,用作展现傈僳族火塘文化。房间内放着黝黑的陶罐,墙壁上挂着烟斗、火药枪、弩、巨大的灵芝、精美的花纹杯子,还有一个巨型羊头骨。傈僳族相信体型巨大的动物都有灵性,将他们的头骨保存下来,就能保佑更多牲畜健康快乐的成长。
责任编辑: 字月璐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